离开互联网大厂的年轻人都去了哪儿?
收藏

来自:DT财经公众号,合作、交流请关注微信公号DT财经(ID:DTcaijing)
作者 | 钟   黛、何书瑶,编辑 | 陆   泓,设计 | 张梓豪

在签完所有的离职手续后,Celine离开了公司。


这是Celine在腾讯的第5年。从入职的那天起,这份工作几乎满足了她对于“完美工作”的所有定义。“大平台、高起点、匹配一线城市房价的高收入……”,Celine毫不吝啬对老东家的赞美。


但随着互联网黄金期的过去,无限的产品疯抢着用户有限的时间,大厂人的日子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从容不迫。“现在腾讯内部有很多产品的生命周期很短,短到连员工都没听说过。”产品不成功,组织架构就可能调整。调整的结果或调岗或离职——“哪怕是刚刚入职的新人”,Celine告诉DT财经(公众号ID:DTcaijing)


最终,Celine选择了离开。


大背景下,不少互联网人在这波洪流里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受经济形势的影响,整体招聘形势大幅收紧。领英数据显示,“金九银十”招聘旺季的新增职位数量同比2017年减少33%。

脉脉数据显示,在全行业中,IT互联网行业是唯一人才差额为负(流出人数>流入人数)的行业

这些选择离职的“厂工”都从哪来,最终去了哪?

1

哪些互联网人才流失最严重?


2018年最多的职场新闻莫过于裁员。2018年9月末,京东财报显示,公司在第三季度流失超过800万年活跃用户。随之而来的就是京东裁员的传闻。

从2018年9月开始,腾讯启动重大组织架构调整,从中层开始动手。2018年年底的员工大会上,马化腾再次表示,在干部提升方面会拿出20%的名额优先倾斜更年轻的干部……


这一系列操作不仅对相应部门的员工产生了影响,也给别的公司人敲响了警钟——没有绝对安全的工作,只有在合适的时候主动离职、谈一份还不错的收入才是正确的选择。


于是,务实的互联网人开始了一场跳槽大戏。而这场大戏的主角,莫过于百度。


虽然2018年百度营收首次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但这份好成绩来得有些晚。最高管理层的人才缺失,似乎让“狼厂人”对公司失去了耐心和信心。陆奇的离开,更是直接拉开了百度人才流失的序幕。


脉脉研究院的报告也证实了百度的窘境——2018年,百度是中国17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Top 1人才来源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互联网企业人才流动情况

有人主动离开,也有人被动求职。除了架构调整的百度,网易结构优化带来的裁员潮,也为互联网人才市场提供了来源。


2018年,《财经》援引一位网易员工的爆料称,网易严选裁员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裁员比例接近50%;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300人裁至200人以下;公关部裁员40%左右。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情况可能增加人才市场的拥挤程度——战役失利。2017,为了和饿了么抢夺O2O市场,美团不断地吸收着人才。随着阿里系形成了饿了么+口碑+盒马鲜生+淘票票+飞猪同盟,美团系不甘示弱地组成了一条由美团外卖+美团点评+掌鱼生鲜+猫眼电影(已经微影合并)+美团旅行组成的战线。


对于竞争结果双方各持己见,但数据明白地告诉着旁观者——美团点评员工跳槽首选阿里巴巴,饿了么最大的“人才补给站”也正是美团点评。看得出来,公司的子弹打得差不多了,士兵也就该走了


主动离开、被动离职、战役失利,公司一系列的举措和实际情况,让转会市场上的“X厂前员工”越来越多。那些本以为趁着互联网高速发展期多吃苦,达成连升N级,薪水翻N番目标的年轻人(甚至是公司中层),也开始打包行李,寻找着市场上更具性价比的offer……


2

他们都去了哪儿?

从前,对于互联网第一梯队公司的员工来说,跳槽通常都处于一个BAT组成的闭环里。百度和腾讯的员工集中流向阿里巴巴的同时,阿里的员工首选跳往饿了么、蚂蚁金服、优酷等阿里系公司。



但现在这个闭环正在打开,因为市场上出现了新的鲶鱼——字节跳动。


2018年字节跳动上位势头凶猛,是全年人才流入量最多的企业。年初,高歌猛进的抖音让用户如潮水般涌入了张一鸣的软件工厂。据报道,字节跳动的人员架构与传统的互联网企业不同。总共四万员工中约半数都是在从事广告销售或内容审核工作,一部分从事算法相关,约5000名员工为软件工程师。


这家以个性化推荐算法为推动力的技术公司,实际上是个劳动密集型企业。在2017年完成了既定的150亿销售业绩后,2018年张一鸣给公司定下了500亿的目标。因此,字节跳动HR要做的就是招人、招人和继续招人(今年,字节跳动的营收目标提到了1000亿,招人也仍在继续)

与站在时代风口的字节跳动大肆招人的做法不同,“落寞贵族”百度的招聘更加“小而美”——吸引专项人才,提前布局未来


“百度在AI上的实力是全方位的,在百度能得到很多的学习机会”,Navy对DT财经表示。2018年底,主攻智能硬件开发的Navy跳槽到百度AI部门,他看中的正是百度all in AI的提前准备。


百度云AI商用业务负责人李硕也曾表示,百度正从研究机构聘请专家,并通过自身优势来培养AI人才,提前布局未来的AI产业。



回过头来看,公司不断增加的业绩压力是扩招的动力,字节跳动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个做法并不新鲜,因为2017年的“转会标王”美团也做了同样的事。在公司现状不佳的情况下,度等公司提前布局未来,都想把AI这个故事讲好。


但当互联网大环境总体遇冷的情况下,互联网人还要不要继续留在互联网公司,就要打上一个问号了。

3

目标:离开互联网


2018年,在腾讯工作了5年的Celine离开了鹅厂。她趁着互联网金融余温未散,去了一家大型银行。在腾讯的工作经验以及当时传统金融行业对互联网的兴趣,让Celine在转行过程中有了议价权。如今她正负责公司旗下一个互联网方向的创新孵化项目,丰富的经验也正在帮助公司顺利地推进项目。


从互联网跳槽到金融行业,Celine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从数据的角度来看,2017年,各大银行纷纷布局互联网金融业务,大量吸收了来自百度、携程、美团点评等公司的技术和营销人才。



不过,由于各传统行业掀起的“互联网+”热潮正在退烧,2018年互联网行业与金融业、电信、房地产等传统行业间的人才流动性明显减弱。如今,不管是银行招人,还是银行人才择业,都呈现出在金融圈内流动的特点。互联网人再要想改行,难度要比之前大许多。


于是,和互联网暧昧许久的通信电子领域,就成了互联网公司人们的第一选择。


2018年通信电子与互联网行业间的人才流动较往年更为密切。尤其是华为,人才来源与去向Top3均被BAT承包,俨然成为“半个互联网”公司。


作家海明威曾在《流动的盛宴》里写下一句经典的“假如你曾去过巴黎,这辈子巴黎都会在你左右。”但在20世纪80年代,许多冲着这句话千辛万苦赶赴巴黎的日本人,却因为巴黎和想象中的模样大相径庭,最终患上了“巴黎综合征”——一种由于预想和现实间巨大差异而引发的心理疾病。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如此。但在这里,我们不管它叫巴黎,我们叫它“围城”。故事情节还是那样,有的人想进去,有的人要逃离。

但无论如何,真实的情况只有互联网公司人们自己知道。

长按订阅更多精彩▼

如有收获,点个在看,诚挚感谢

官方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