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众生相——从乙方到甲方,我用了六年的时间
收藏

码农故事汇,讲述码农的真实人生

01

码农故事汇


我叫郑云超,88年生人,今年32周岁整,按照老家的说法,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作为一个IT从业者,三十多岁的我本该为我那即将到来的“中年危机”而感到担忧的,但得益于我所供职的单位性质,由中年危机所触发的失业下岗问题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杞人忧天。
我从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裁员,我可以在现在的岗位上安稳地待到退休,即使互联网的“寒冬”来了,即使经济不景气,即使整个就业市场不理想,我也不会轻易被裁,顶多工资和奖金福利会缩水而已。我所供职的单位是一家三线城市的银行,多少和事业单位有些相似。
我能够进入这种类似事业单位性质的银行科技部工作,不是通过“过五关斩六将”式的招聘,更不是靠找关系走后门,全是凭的我一股韧劲儿。正是这股韧劲儿,让我从乙方顺利跳到了甲方。
 

02

码农故事汇


时间退回9年前,那时我尚是一个初出校门的毛头小子。
虽然我大学所读的专业是时下正火的计算机相关专业,但无奈我的学历低,学校位于内陆一个非常不知名的小城,所以毕业后的我既没有拿到一些知名大厂的offer,也没有勇气去遥远的北上广闯荡一番。
本着“找份糊口的工作就行”的原则,我在校招的时候稀里糊涂地签了一家专门替银行、金融机构等做管理系统的企业,姑且把它称作Y企业吧。
9年后的Y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国内金融领域屈指可数的几家供应商之一,而在9年前,它还是一家规模微小、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每个公司的发展和壮大除了领导层的英明决策和正确带领之外,离不开员工的辛勤付出。这9年来,数不清的员工为Y企奉献了自己的智力、体力和青春。而我,曾经作为Y企的一份子,作为那千万人的一个,将自己5年的光阴献给了它。
如果不是后来的一系列事件,我可能继续留在Y企,为它的发展和壮大贡献着我的绵薄之力。

03

码农故事汇


替银行和其他机构做系统需要驻场,这样我们就有了“甲方乙方”的关系,它们属于甲方,而我们则被称作乙方。甲方和乙方,本就不是一路人。
遇到好说话,或者是稍微理智些的甲方,乙方的工作尚不是那么的难做。如果遇到无知、或者刁钻些的甲方,乙方的工作、乃至生活都非常的不易。
回想那些年我做外包时遇到的甲方,真是一言难尽。
刚开始的头几年,我被派到某地的一家银行,与其他几个同事跟着项目经理做项目,那时的感觉就是专心写代码,心里也没多少甲方乙方的概念。
一方面,与行里工作人员的沟通工作都是由项目经理去做,我们与甲方人员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和交流,我们一行人在单独的一间办公室里做开发,里面包括来自其他公司的乙方人员。而另一方面,行里也并未制定有关区别对待外包人员的条例,比如,银行的食堂对本行的职工免费开放,这条规则同样适用于我们,我们有时加班也能领到晚餐补助券。
那时的想法就是好好工作,多学点东西(更多的是金融业务方面的知识),争取早日能够做上项目经理,带领自己的团队去甲方拼杀(颇有些带兵上战场的意味)。

题图 from unsplash 


04

码农故事汇


期间工作调动,跟过几个不同的项目经理,去过不同的甲方,我也从最初的菜鸟渐渐地成为了项目骨干。
入职后的第五年,我终于被提拔成了项目经理当年同一批入职的同事,有的在我之前得到提拔,有的早已离职,还有的默默无闻地敲着代码。而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团队。自己独当一面,去和甲方谈判沟通。
Y企派我去的是南京某行,主要负责信用贷款系统的建设。这是个较为复杂和庞大的项目,上级领导非常重视,经常过来现场查看开发进度,有时小组的开发遇到技术难题,领导会立马从别处调动资深人员过来支援。
原本我以为薪水涨了、职位升了,如今自己也成了领导的我会一直在Y企待下去,但那段时间的经历让我渐渐地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也使得我对未来的职业规划有了新的考虑。
南京的这个甲方和我之前所待过的甲方截然不同,他们根本就不拿乙方当人看。比如,银行的食堂对于本行职工一个价,对于外包人员则是双倍的价格;银行的健身房对外包人员谢绝开放;最令我和其他几家外包公司人员难以忍受的是,他们本行科技部门的员工每天准点下班,却要求我们多加会儿班。
究其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你们不是本行正式员工,休想薅走我们的一根羊毛。你们得时刻记住你们是外包是乙方,我们花那么多钱把你们买进来,你们就该卖力干活,绝不许偷懒! 

05

码农故事汇


一方面,甲方对乙方的苛刻,使我第一次体会到作为乙方的艰难处境。我有时问自己,难道我郑云超就打算窝在Y企做一辈子的乙方吗?被甲方歧视,忍受他们的白眼。
而另一方面,甲方员工的待遇和福利则令人羡慕不已。就拿与我们交集最多的科技部来说,平常的工作内容相当轻松,科技人员做的多是运维一类的事情,虽不是朝九晚五,却也类似,从不加班。各项福利更是不必说,逢年过节,大包小包不计其数,五险二金缴纳比例高,年终奖丰厚,年假充足……
此外,在Y企工作得长期出差各地辗转,刚毕业那会儿无所谓,随着年岁的增长,愈发地想着能够在某地扎下根来,早日成家安居。
这些因素促使着我想:要是能够跳到甲方,一切就不一样了!
乙方跳到甲方的案例不是没有,之前我就听说几位同事分别去了某银行某银行。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行里的人提起我所负责的信贷系统初次上版,行里的人对此还不熟悉,怕将来上线了科技部的运维人员难以解决,言外之意就是希望能够从乙方挖一个可靠的人过去负责此系统的维护。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暗暗高兴,这正中了我的下怀。为了得到这个机会,我更加卖力细心地工作,就是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可,成为他们口中那个“可靠”的人。
最后的最后,项目顺利上线,他们公开了之前给我的暗示,而我则毫无疑问地接受了这个机会。当行方把事先准备的合同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看到的不是白纸黑字的合同,而是站在我面前的某个人的衣服,我想:以后,我终于可以和他们一样了,同样西装革履地在这座大楼里自由出入,我不再被楼下保安的眼神贴上“乙方”的标签,我以后可以留在南京了,而不用四处漂泊……我想到了很多的东西。
理智告诉我:别想了,先把合同签了吧!
我戴上了银行的工牌,穿上了银行统一发放的衬衫和西装,毕业六年,在做了六年乙方之后,我终于成为了甲方!
 -End- 
长按2秒,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拓展阅读:

程序员的系统思考能
厉害的程序员都有自己的商业模式
为什么很多大龄程序员说"技术不重要"
一位从业三年多程序员的迷茫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