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起肉?好在我们还有鲍鱼!
收藏

一片涨价声中,1.99元/个的鲍鱼显得格外振奋人心。



一间不到1000平米的店面,铺排着4000个SKU。没有悬挂链、LED屏,海鲜加工区、餐饮柜台变得不再显眼,只有24把椅子和4张桌子。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河鲜品类、熟食铺子和现金收银台。


很难想象,这家超市的名字竟挂着“盒马”两个字。


一周多前,第三家盒马mini店在上海闵行区浦江城市生活广场开业。这是首家开在郊区的盒马mini店。


0.99元一斤的上海青菜、1.28元一斤的土豆、1.99元一斤的黄瓜、1.99元一只的鲍鱼……《IT时报》记者在这里发现,攻占下沉市场的盒马mini变得接地气。



上海是一个管理非常规范的超大型城市市场,菜价绝不会因为“更接近原产地”而变得便宜,相反上海还常常出现市中心菜价比周边便宜的现象。如果盒马mini真的便宜,那么原因只有一个——补贴。


在互联网覆盖的中国城市里,会去线下购买标准化商品的消费者正变得越来越少,餐饮、教育、培训、娱乐成为线下场景的核心,凡是需要人来提供直接服务的,才能在线下谋得生机,除了——菜场。


大叔大妈们每天的伙食开销成为互联网巨头们竞相争夺的最后一个线下超级市场——分析机构的判断,这个中国家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是一个估值万亿的市场,互联网公司们正在发起新一轮的属于它们的“菜篮子”工程。


正当菜场里的摊贩们还在每天4点起床进货,重复着他们20-30年来变化并不大的小本生意的时候,他们没有想过,假如,“每天去菜场”这个看似坚固的消费习惯被逐渐改变了呢?


虽然改变一时半刻也许还不会降临,但城市的社区生态正在悄然因为互联网入局而改变。


事实上,布局mini店这一新业态的,不止盒马一家。根据不久前永辉超市披露的半年报,目前永辉一共拥有415家mini店。 


两大生鲜电商布局mini店,反映出买菜这一高频、刚需场景,仍受关注。


根据欧睿数据,2018年生鲜行业市场规模达到4.93万亿,同比增长5.3%。但华创证券指出,目前我国生鲜交易仍然以农贸市场为主,渠道份额占比过半。


今年年初,永辉超市、盒马鲜生相继试点mini店,拉开了生鲜电商mini战的序幕。下沉,是这场战争的关键词。



根据《2019线上生鲜消费发展趋势报告》数据显示,从2018年三四线城市生鲜订单量和商户数增速领跑全国,分别为一线城市的1.4倍和1.49倍。这意味,一二线城市是存量,五环外的生意才是增量。


永辉mini开在外来人员密集的闵行区,选址点往往围绕超市卖场周边,距离大致在五六百米,主要为了解决滞销商品库存。


在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师吴宁芬看来,mini店可以进一步延伸零售厂商的社区场景,使得一大一小业态形成互补,同时解决了消费者“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与其狭路相逢的,是盒马mini。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表示,盒马mini会选择人口密度大但消费能力一般的地方,周边房价在5万以下。《IT时报》记者查询链家App后发现,闵行区盒马mini附近的世博家园,其二手房价格在4万—4.8万元每平方米之间。



同样较劲,还有店面。据了解,永辉mini店面积300-500平方米,SKU 2500-4000个,以生鲜为主打,占比超过60%。《IT时报》记者从一位参观过闵行区某家永辉mini的消费者处获知,这家店里无法买到河鲜、海鲜。


盒马mini店面大小不到1000平方米,SKU在4000个左右。这家店如同二三线城市的缩小版超市,这里主打散装果蔬,增加了现售熟食,主要为了满足消费者一日三餐的需求。店铺中有龙虾、蟹和鲍鱼等海鲜,但河鲜的品类更多。


另一组对比,来自于门店数。今年第一季度末,永辉mini门店数量只有93家。而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永辉超市实现19个省份50个城市的覆盖,开业398家。相当于每个月新开51家店! 


在今年5月份的股东大会上,永辉超市创始人张轩松表态,mini店今后会成为永辉超市的重要模块,有信心年内开到1000家。


相比于永辉mini的疯狂扩张,盒马mini则显得佛系不少。侯毅表示,今年年底前盒马计划再开出2-3家mini店,“(等)我们搞明白以后就会迅速在全国推开。” 他还在思索如何优化mini店的产品结构配置和人力成本结构。


据悉,盒马mini的第一家店开在上海新天地附近的中海环宇荟(PS:房价10万以上的地段),第二家店则在昌里路浦东的老城区(浦东成熟社区),而如今来到城乡结合部,似乎有着步步向下沉市场靠近的路径。这三家店似乎更像是盒马mini在下沉市场中选址、运营的一种试验。


(开在上海白金地段的盒马mini)


永辉超市、盒马鲜生开出第一家mini店前后,却是永辉超级物种被剥离,盒马鲜生昆山店关门,海南店3月亏损近千万的消息。


当“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路线遇到阻力,生鲜电商的新业态落地被提上议程。6月15日,永辉超市开出了首家“百佳永辉Bravo”,以进口商品、国内精品以及本地化特色商品为主要选品逻辑。另一边,盒马鲜生推出了F2、mini、菜市和小站的组合。


但两者最先还是把目光锁定在了mini上。成本,是一大考量。吴宁芬表示,永辉mini店租金较常规超市更便宜,离流量近,可以降低运营企业的配送成本。


侯毅给出了浦江城市生活广场mini店成本200万的数据,是盒马鲜生成本的1/10。此外,和盒马鲜生相比,省去了悬挂链、输送线、散卖处的冷柜、投资成本高的餐饮设备以及LED屏幕。低成本,也反映在将水果蔬菜散卖,舍弃了包装成本的操作上。“包装以后,肉包一下加20%成本。”他透露。


但申万宏源认为,mini店业态尚处于探索阶段,盈利情况尚不明确。以永辉mini为例,mini店的日销售额盈亏临界点为3-4万元,毛利率达18%时,可实现营业利润为0.26-0.60万元,其中人工和租金费用是主要的营业成本,占月销售比重为10.9%-12.1%。


按此算,今年上半年新开业的398家永辉mini需要创造21.49亿元至28.66亿元销售额才能保证不亏。但今年上半年,这些新开业mini店仅带来5.5亿元营收。


此外,mini店还面临着线下社区生鲜店、菜场的冲击。据悉,闵行区永辉mini门店对面是一家罗森,距离菜场不足5分钟。


而高德地图显示,闵行区盒马mini附近500米内,有7家便利店和超市,其中距离155米处的卜蜂莲花,还是一家综合超市。


《IT时报》记者发现,在距其1公里左右的小区附近,有多家水果店、社区生鲜店以及一家菜场。在生鲜价格上,记者比对发现,盒马mini店的上海青菜为特价0.99元/斤,在社区生鲜店、浦江世博家园菜市场中,该品类售价分别4.58元/斤和5元/斤。


河鲜方面,盒马mini的带标鲫鱼(350g起)售价为9.9元一条。如果按一条鲫鱼350克计算,每斤价格为14.14元,而菜场的价格分别为12元/斤。社区生鲜店只有千岛湖鲫鱼,卖12.8元/斤。此外,mini店、社区生鲜店和菜场的大排价格分别为28.8元/斤、24.8元/斤和23.8元/斤。


除了特价产品,盒马mini的价格并不占优。一位当地中年司机告诉记者,大多数情况下他会选择社区生鲜店,素菜和海鲜他会分别从菜场和大超市采购。“超市里一般不会去买蔬菜,主要怕不新鲜。”他补充道。


这反映出,随着越来越多的生鲜零售业态产生,消费者不一定会将买菜场景锁定于线下一家店铺。


拥挤的赛道,蜂拥的玩家,生鲜电商的这场mini仗,并不好打。



“目前国内生鲜电商领域,大约有4000多家入局者,其中仅有4%营收持平,88%陷入亏损,最终只有1%实现盈利。”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一份报告中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


即便是上市公司永辉超市,也曾闪过一丝不安。去年12月份,永辉超市向大股东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此后永辉云创业绩不再并表。


永辉云创是超级物种的运营主体。此前,超级物种对标盒马鲜生,走“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路线。遗憾的是,永辉云创的业绩不尽如人意。


根据此前公告,2017年度,永辉云创实现营收5.66亿元,但净利润亏损2.67亿元;2018年前三季,永辉云创营收上升至14.78亿元,但净利润亏损扩大至6.17亿元。


另一方面,在烧钱补贴背后,还有频频融资。叮咚买菜主打“ 0起送费、0配送费”。天眼查数据显现,从2018年5月Pre-A轮融资算起,至今年6月,叮咚买菜相继发生了8起融资事件,但未披露每笔融资的具体数额。为其注资的包括红星美凯龙、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今日资本等。目前叮咚买菜处于B+轮。


资本脚步越来越密,除了下沉低线市场之外,生鲜新零售是一场在城市里打响的“新战役”。



曾经陪伴我们长大的老式菜场,其生命力越来越让人担心。


作者孙鹏飞

编辑挨踢妹

图片/东方IC  孙鹏飞  王昕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往期回顾

    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订阅更多技术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