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看你做的好事
收藏

要有温暖的心,做温暖的人。



策划 | Kr Lab

头图来源 | 视觉中国


我们生来就是英雄。小时候,披上床单、以鸡毛掸子为剑,畅想着做侠肝义胆、仗剑天涯的大侠;

初出茅庐,我们挥斥方遒,以为必将成就一番事业,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却常常被一分钱难倒,因拮据而窘迫。

而公益提醒我们不要因现实残酷而冷漠,不要因岁月蹉跎而改变,要拥有温暖的心,做温暖的人。

公益并不是遥不可及的行为,而是一个人所选择的非常平常的生活方式。
前不久,民政局发布了一组数据:2019年上半年,20家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为全国1400多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了1.7万余条募捐信息,共募集善款总额超过18亿元。其中,筹款额前三名的平台分别为腾讯公益(17.25亿元)支付宝公益(6.7亿元)阿里巴巴公益(4.4亿元)
据腾讯《移动社交平台的公益之心——公益人群洞察报告》显示,中国公益参与人群中,75%为34岁以下,87%生活在一二线城市,77%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也就是说,居住在一二线城市的高学历年轻人更热衷于做公益。
谈及年轻人为什么想做公益,大部分受访者回答:希望能为社会做贡献(85%),同情弱势群体或因联想到身边人的同情心(73%),也有收获成就感、价值感、被依赖感得以实现个人价值的动机(62%)。
除了作为社会人的责任感和善心之外,其实很多人做公益也有一点点“小私心”(56%)。这些“私心”是指他们参与公益是因为相信善有善报,而且希望建立完美的社交形象
当进一步探究年轻人喜欢参与哪种类型公益时,我们发现参与意愿最高的是关爱特殊弱势群体(78%),紧接其后的分别是教育助学成长(72%)、疾病救助(67%)以及环境保护(66%)。

数据是冰冷的,但公益很暖心。适逢99公益日,我们也特地从成千上万个公益项目中挑出5个,邀各位共赏这届年轻人,到底能把公益玩出什么花样?

  01  

你的每一步,都作数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 铜豌豆 程序员。” 小泽经常这样介绍自己。

但各位可千万别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给糊弄了,虽然有个响当当的自我介绍,但他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当然,这里的醉生梦死,指的是醉心于工作,梦想着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如果说,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那在小泽看来,人生的本质则像是复播机,日复一日循环播放。毕业两年来,工作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每日家里公司两点一线,上班座不离身,下班躺床不起。虽然家里离公司只有两站,但他宁可每天打车,也不愿意挤地铁。

直到有一天,照着镜子的小泽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头发越来越少,肚皮越来越鼓,健康离得越来越远。

摸着自己越来越鼓的肚皮的小泽

意识到自己身体处于亚健康的小泽,开始寻求改变。一年下来他办了四张健身卡,为健身房老板的财务自由做出了巨大贡献。健身房老板的荷包见涨,可他的肚子却不见消,反倒如发面馒头似的越发膨胀。

当小泽以为全世界的程序员会和他一起慢慢变胖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同时入职,逐渐将腹肌修炼成游泳圈的同事,身型竟不似从前臃肿,变得轻快起来。年轻人的自尊心一下子受到了刺激,决定打开被几位大佬长期盘踞顶端的微信运动排行榜,期待着从自己寥寥无几的步数中找一点负罪感以激励自己运动,但却无意中发现捐步数的入口。

微信步数竟然可以捐?这是什么神仙操作?带着一分好奇和九分不可思议,他点进了页面。

“1万步即可参加公益捐步”,当日微信步数超1万可申请随机匹配0.3-1元,由对应的慈善机构/企业认捐给需要帮助的人。

这在十年前、甚至五年前听起来都像天方夜谭,但科技就是把走路变成公益、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科技,赋予了公益新的玩法。

另外,除了公益,“日行1万步,相当于完成7公里的绿色出行,日均减少1.8千克碳排放。”

不仅仅是有利于环保,相比起跑步,步行似乎是一个更容易坚持下去的行为。小泽在心里默默计算,从家里到公司步行路程为2.6公里,如果来回步行再加上日常走动,一天下来绝对超过7公里,也就是1万步。

既节省了每天的打车费用,锻炼了身体,还减少了碳排放,甚至能捐步数帮到有需要的人。一箭四雕,何乐而不为?

从那天起,小泽每天坚持步行上班。

“一天才捐这一点钱,有啥用?”有同事不能理解。

勿以善小而不为,小泽认为,即便一天一块钱,积少成多,一年可就有三百多块。我们只需在屏幕上轻轻一点,就能让远方的孩子多添一碗饭、一只鸡蛋、一支笔。

个体的力量虽微不足道,但当个体的力量汇聚起来时,就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力。

小小的微信捐步,打开了小泽迈向健康和公益的第一步,从第一次捐赠到现在他已经捐出了300多万步了。在小泽不遗余力的“安利”下,捐步数成为了身边越来越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小泽最近一次的捐步数截图

截止至2019年9月9日已经有9.7亿名益行家携手194家企业捐出10.38亿元。

其实,不是只有直接捐钱才被称作公益,许多举手之劳也可以被称作为——轻公益。如上述所说的每日步行1万步,即可为贫困家庭献出属于自己的一份爱心(来自“益行家”公益项目)。还有随手删掉没用的邮件,减少服务器负荷,就能为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点亮一盏节能灯(来自“最亮的明天”暖灯公益项目)。

每迈出一步、每一次点击都给他人的前路点亮一盏暖灯,同时无形中也因他们奋力前行的模样,而更有勇气走出自己的精彩人生。


  02  

给乡村一个绘梦的机会
“故乡很小,小得只能盛得下两个字,故乡。
因为这首诗,艺术家信王军决定回到阔别二十余年的故乡——山东寿光东头村,看看自己能用所学做点什么。

然而,回到故乡的信王军发现,村子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只剩下老人和小孩。故乡,这承载着他这一代人成长的地方,却留不住成长后的他们。
这“贫瘠的土地,如何才能焕发新的光芒?信王军认为,或许,可以从艺术入手。

很多人以为艺术是阳春白雪,与破败的小村毫不相干,但艺术到底是什么,艺术到底能有多少种形式?这是信王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现在他有了一份答案,虽然不知是否完全正确的方向,但至少尝试着走出了探索的第一步。

信王军邀请了来自全国各地100余位艺术家,用画笔和色彩,把阴沉沉、灰蒙蒙的老旧村庄当成巨型画布,生机勃勃、炫彩夺目、惊喜无穷等前所未有的词汇如跳水运动员般以最出色的姿态,接二连三地跳入画中,这座小村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火遍全国的网红打卡圣地。
不光东头村火了,村里的一位老奶奶也跟着火了。这位奶奶名为唐学英,今年85岁。她说,自从她的画像上了墙,又被印到了T恤上,很多人慕名而来,每天抢着跟她合影。
从奶奶的话中,不难听出她的喜悦之情。

《母亲》——隐形翅膀叨叨、谢文超作品
一进村,映入眼帘的是墙上这位富有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的门神。不过,定睛再看之时便会惊奇地发现,门神手里拿着的并不是兵器,而是东头村的特产番茄。
《门神》­——连云港七彩空间团队
行至废墟,没想到即便是废墟,也能让艺术开花。作品中的小女孩身处废墟,但却难以抑制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憧憬》­——济南玄鸟彩绘李燕和罗丰作品
再往村里走,便能见到信王军和他的朋友们的创作。他们曾在云南梁河画过一支中华2B铅笔,火爆了整个朋友圈。这一次,他们将东头村的电线杆画成全国最大的彩色铅笔。

《马利彩色铅笔》
“在我看来,艺术最终的走向就是彻底打破艺术与公众的界限。艺术,不仅仅存在于大雅之堂,供少数人欣赏,也可以活跃在街头巷尾、市井间、你我之间。
2017年11月,他们在云南梁河的小巷子建立了先生书院,为一条小巷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生机,吸引全国各地超过2000万人关注;2018年4月,他们在山东寿光设立艺术改变乡村指挥部,让寿光古城街道变成了弄潮儿在朋友圈竞相打卡的“番茄小镇”;2018年8月,他们来到山西西怀远村,用灯光装置、多媒体和绘画涂鸦唤醒了这个乡村承载的岁月与光辉。

“未来,我们希望走进更多的中国乡村,用艺术和文化的力量重新激活和带动乡村的经济,改变乡村命运,让中国乡村的老人和孩子不再孤独,吸引越来越多年轻人回到乡村,乃至于把当地农副产品通过艺术的包装销往全国各地,给乡村带来希望与梦想。”
哺育我们的乡村,是时候让我们用艺术颂扬你的名字!

  03  

失明并不是句号,它只是分号
“我看不到这世界,就让世界看到我。这是印在手心挂耳咖啡包装盒上的一句话。
视力障碍者可以说是所有残障人士中最难就业的一个群体。
在中国,有1263万视力障碍人士,但18岁以上的视障人士就业率仅为17.79%。大部分视障人士只能呆在家里,有工作的视障人士也多是从事行动受限的盲人按摩行业。
除了盲人按摩,视障人士到底还能从事什么工作?
九姑娘及其团队在走访了香港和台湾地区后,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视障咖啡师。

“你要是瘸一只手,瘸一只脚,那也好过你看不到。”这是失明的瓜瓜最常听到一句话。
视障人士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吗?
不认命的瓜瓜决心离开失明后躲了近十年的家,来到广州,参与了手心咖啡计划,接受视障咖啡师培训。
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做一杯手冲咖啡实乃不易。无论是咖啡豆的研磨、咖啡粉的称量,还是水温与萃取时间的控制,都离不开视觉的辅助。
最绕不过去的动作,便是往滤杯里注入滚烫的热水。这些对于瓜瓜来说,每一次尝试都很可能被烫伤。

“在练习时,我常常会很紧张,找不到杯子的中心点,害怕冲得不好。老师总会鼓励我、给我机会。我只有不断地去寻找,傻乎乎地去练,才能成功。”
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很多视障者的优势体现在可以用很短的时间记住普通人需要花好几天都不一定能学会的如何辨别不同咖啡风味的技能。
咖啡和生活一样,研磨后历经滚烫的洗礼,方成就苦中带甜的香味。

对瓜瓜来说,最开心的莫过于拿到SCA咖啡师认证的那一刻。“我发现,我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用的人。以前,我的认知限制了我,外界的成见也让我难以前进。
在她战胜自我后,她开始留意除了冲咖啡以外的事情:客人的态度其实也在逐渐转变。从好奇她看不见如何冲咖啡,到后来乐意向她了解更多关于咖啡的知识。
失明并不是句号,而是分号。

在九姑娘看来,“手心咖啡计划”除了让盲人成为咖啡师,更是提供给他们的人生多一个选择,让他们在黑暗中多一份希望。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而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如果没有光明,就让我们创造希望与光明!

  04  

人类没到过的地方,他们的垃圾都到了
或许你曾看过美国摄影艺术家 Chris Jordan 惊骇全球的作品——《中途岛》。

Chris Jordan 作品《信天翁》

苍穹之下,不见飞鸟搏击长空、不见飞鸟自由翱翔,只见镜头之下信天翁被垃圾填满:瓶盖、打火机、儿童玩具、梳子、牙刷......沉重得它终于阖上双眼,再也无法飞翔。
80%的海洋污染来自陆地,每年至少有800万吨塑料流入海洋,相当于每一分钟就有一辆装满塑料的垃圾车将垃圾倒入海洋。到2050年,海洋中的塑料将比鱼还多。
人类没有到过的地方,他们的垃圾都到了。

透明的塑料袋、五颜六色的瓶盖、烟蒂,甚至是避孕套经下水道、溪流、河道汇集进入大海,然后被海洋生物当成食物吃进肚子里。
但这些进入动物身体的塑料不能被消化,只会堵住动物的消化道,导致动物死亡,或一直残留在动物体内,直至回到我们餐桌上。
有这样一群中国人,他们自2007年起,默默做了12年的海洋垃圾“清道夫”。组织了10695位志愿者参与了2197场“净滩”活动,累计清理了26.6吨垃圾。
刘永龙,图片来源:一条
他们就是刘永龙带领的仁渡海洋团队,是目前中国大陆唯一专注于海洋垃圾议题的公益机构。
有人说:捡垃圾没用的,你捡了别人还会再扔,垃圾是永远捡不完的。
但你有没有听过这一条鱼在乎,这一条鱼也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每条鱼都在乎。

其实,刘永龙并不仅仅满足于靠人工捡垃圾,为了搞清楚海边到底有多少垃圾,他还发起了“守护海岸线”海洋垃圾清理和监测网络项目。
截止目前,他们已经在中国海岸线设立了50个监测点。每个监测点为一处105米宽的海滩,每隔20米设立一个5米宽的断面,把这5个断面所有的垃圾清理干净,进行分类,并记录数量和重量。

刘永龙和团队还首创并实行了品牌卡记录垃圾数据。“在监测报告中加入品牌监测,普通人能直观感受,也可以让企业多一份责任感。”
刚开始,刘永龙会做一些常规的体验式教育,但很快他发现效果达不到预期。后来,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与其将捡回来的垃圾全部扔掉,倒不如留下一些,将这些被抛弃的泡沫浮标、塑料瓶盖、鞋垫、打火机等做成甜甜圈、面包及便当等食物的模样,再将其装进行李箱里,以便于科普展示,简直是移动的“海洋垃圾博物馆”

刘永龙也会邀请小朋友当“蓝色小侦探”,在海滩上搜集证物(海洋垃圾),进而破解“蓝鲸之死”的真相,让小朋友和家长在游戏中了解海洋垃圾的危害。

“一百人中有十人下定决心说,我要改变,最后有一个人真正行动起来,这就是改变。”在刘永龙看来,海洋保护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应该从生活的点滴做起。
如果同样生存在地球上的我们早一点给出关注,快一点做出改变,是不是那只被垃圾填满的信天翁就能及时赶回南极与配偶相聚?这个问题我们已永远无法回答,但下一只信天翁期待着回答,下下只期待着,下下下只也期待着,刘永龙期待着,我们都期待着

  05  

我们是一支「有病」的乐队

“没有阳光,就去看星光,不被看见,就用力地歌唱,请和我一样,相信爱会有力量。
这句歌词唱出每一位8772乐队成员的心声。
8772乐队
8772是一支自称“有病”的乐队,乐队名“8772”是“病痛挑战”拼音首字母“BTTZ”的变形。乐队8名成员身患成骨不全症、小儿麻痹症、马凡氏综合征及重症肌无力等6种不同的罕见病,其中2名成员更是要依仗轮椅才能出行。
如果不是亲眼相见,很难令人置信,但现在,谁说罕见病患者不能组乐队?
“我们就要做颠覆者,颠覆所有人对弱势群体的偏见与认知,病痛只是一种状态,人人生而平等,人人都有尊严。

在乐队刚成立的时候,他们就约法三章:8772乐队不做残疾人艺术团,不接商业化演出,不唱慈善演出上的经典曲目《感恩的心》——博取同情心。
“就像歌里唱的,‘谁也不必说抱歉,因为我不罕见,无需同情和悲悯’。我们站在舞台上,只是想让生命有更多可能性。”
单单是一班对音乐零基础的人组乐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是罕见病患者。哪怕只是弹吉他时按住和弦的动作,都得使出浑身的劲儿。更别说这个零基础的乐队还联同病友一起自行创作,将患有渐冻症、成骨不全症、亨廷顿舞蹈症及血友病等罕见病的人的所想所思写成一首首歌,《蓝眼睛》《从不罕见》《予生》《小梦想》等等。
由病友创作的原创歌曲引起全场共鸣
8772乐队只是2000万罕见病患者和8500万残障人士心声的缩影。这群人曾经或者正在经受着普通人从未曾想过的磨难,他们比普通人更懂活着的意义。“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身体状况会不会恶化,意外会不会降临,更没想过乐队未来能成什么样,但我们就想试一试,试一试梦想究竟是否能成真。
“我的梦想是有一辆‘音乐敞篷车’,希望开着这辆‘音乐敞篷车’带乐队出去看看,走到哪唱到哪,让更多人听到、看到、关注了解到一个罕见的世界。”8772乐队的队长奕鸥如是说道。

“我们或许会因为路途又或者病痛的缘故不能抵达远方,但音乐会代替我们一路前行。我们希望留下点什么,鼓励这片土地上同样因病魔缠身而痛苦的人。”
在过去的认知中,公益几乎是有钱人的专利。然而,在当代年轻人看来,公益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积极健康而又随手可做的生活方式。
或许,大部分年轻人在财富上无过多积累,但年轻人愿意思考并寻找自己对社会的贡献和价值,有帮助他人的善念,也有改变世界的雄心。
正因如此,80后、90后已成为互联网公益的中流砥柱。谈起公益,也有了更多自己的看法:
@ 他说
微信步数达到1万步,捐了;支付宝养鸡生蛋,捐了。是的,虽然穷,但是公益不能停。
@ 七小辉
去年很意外地参加了一次互联网公益活动,感觉挺有意思的。完全就是一次举手之劳的公益。公益行动的名字叫“最亮的明天”暖灯行动。活动方式很简单---删掉你QQ邮箱里的旧邮件。删掉旧邮件,就可以为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点亮一盏节能灯。很简单的形式,但很有意义的小行动。
@ MissXi
做公益,是为了自己不被冷漠所同化;为了闭上无休止抱怨的嘴巴;为了尽绵薄之力改变所谓的现状;为了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为了自己快乐。
@ 轰隆隆
秋天来的时候,晚上的风总是凉凉的。天上没什么云,只是很多颗星星被放在空中。我们看着它们闪烁着光芒,觉得很安心,很舒适。如果你是其中之一,当你尝试释放一点点光亮,带给别人温柔而惬意的感受。这就是公益本身。
@ jacrylodai
我在腾讯公益上支持了几个项目,例如“免费午餐小善大爱”和“点亮山里孩子的梦”,这个平台的透明度做得很好,善款的接收方以及项目的具体情况、后期进度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有更新,也会有公示。从预算报告到费用发片都会进行公开。我能直接通过平台获悉孩子们获得了多少“梦想礼包”,直接受益人有多少,还有一些是活动中受益的孩子在吃饭的合影。我做公益最大的意义就在于,这些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 仙仙很好吃
90后是标榜自我价值的一代,我们年轻却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付诸公益,不需要像大慈善家一般广施恩泽,点滴的微小贡献也是对这个社会的一份贡献。
@ 蓝定定呀
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在网上参与捐赠,这都是互联网带来的变化。科技虽然听起来冷冰冰的,但其实带给了这个社会很多温情。

80后、90后成为捐赠的主力军,这意味着这代年轻人在公益事业上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但是否同时代表着中老年人在公益方面参与度不高?
这或许是由于上一辈的物质不充裕,他们在年少时对于公益捐赠心有余而力不足,未能形成做公益的习惯,因此现在参与人数不多。
但另一个很可能的原因是,如今的公益事业早已全然不同于往日。公益因科技进步而如此触手可及、因社会发展而如此形式多样。
过去,由于传播与捐赠的渠道受限,公益受到极大程度地阻碍。如今,公益因科技与互联网的发展变得如此形式多样且触手可及,不断吸引着、引领着年轻人向善,号召着年轻人在社会责任方面发出新一代的声音。
昔日的公益往往局限于捐款或物,但今日的公益因社会发展而变得形式多样。只要你有一颗公益之心,日行万步可捐步数,艺术乡村打卡,去咖啡馆小憩,海滩边捡垃圾,甚至是去听乐队表演,都可以是做公益。
公益,是年轻人给予自己应不忘初心的温馨提示;公益,是年轻人对世界展露的成熟姿态:公益,早已成为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关于公益这事儿,你有什么看法?  



━━━━━

策划:Kr Lab

视觉:雪人

Kr Lab团队诚意出品

━━━━━



    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订阅更多技术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