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妈妈的十年阿里路,从一线研发到技术leader



当“母亲”、“coding”、“技术Leader”的标签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会带来怎样不可预知的化学反应?母亲节来临之际,我们特地采访了“蚁龄”十年的资深技术专家刘晓莹,和她聊聊她在蚂蚁的这些年以及她的“初母亲体验”。

 


刘晓莹不急不慢地回答着我们的问题,一张一弛收放自如,谈笑间无不透露着“优雅”二字。

 

在讨论工作的问题上,她像一个拥有太多细致观察的过来人,颇有条理地讲述着这十年她在蚂蚁的成长史;聊起自己的孩子时,她时而笑着与我们分享小孩在生活中给她带来的欢乐,时而严肃地谈论一些关于小孩教育的问题;聊到业余生活时,她又津津乐道地和我们说起她的瑜伽爱好和十多年养兰史……

 

抛开蚂蚁资深技术高管的光芒,眼前的刘晓莹,和天下所有母亲别无二致。



师兄在前,后浪可鉴

2010年的五四青年节, 30名应届毕业生通过校招近卫军加入了蚂蚁,刘晓莹是当年那批为数不多的同学之一。

 

 

2010年的技术圈,女程序员还非常罕见,而爱coding且擅长coding的女同学,更是凤毛麟角。但刘晓莹不一样,近卫军培训结束后,刘晓莹和其中的11人脱颖而出,组成了一支代号“A大队”的特殊队伍。

 

随后这支“A大队”空降到蚂蚁“二代技术架构”的pay拆分项目组,刘晓莹承担了从原来老的架构中拆出当时的集团担保交易和外部商户交易两个系统,时间为4个月。

 

项目组给刘晓莹分配了师兄后,刘晓莹就很兴奋地投入到学业务、写代码中去了。那段时间,大家都几乎住在了公司,唯一的目标就是——4个月后见结果。

 

刘晓莹从未想过,来蚂蚁做的第一个任务,就给她的十年蚂蚁coding路上了最宝贵的一课。当时,刘晓莹手拿着花了很多时间、反复测试过的coding自信满满地去找师兄CR(代码review),心想着应该很快就能通过,回家睡一觉后第二天就可以上线。没想到检查完后,师兄来了一句:“这扩展性不行得重构。”

 

新人刘晓莹心里有点难过,也有点不服,试着跟师兄说:“能不能先发上去,这样可以给我们新老系统切流争取更多时间。”现在的她回忆起当时的侥幸心理,刘晓莹大笑说自己当时真是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者无畏”的意味。

 

晚上,师兄对刘晓莹说:“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这一句“我再想想”的实际情况是当天晚上师兄通宵达旦地重构了整个拓展性部分。第二天一早刘晓莹来到公司发现师兄还在工位上敲着代码,对刘晓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已经重构得差不多了,你就按照这个模板,把剩下的一些事情做完,应该很快就可以上线了。”

 

听到这句话,刘晓莹顿时就泪崩了。此时的师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当时所有人都处于争分夺秒打仗的节奏里,师兄竟然愿意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去帮她重构代码。

 

这件事让初入蚂蚁的刘晓莹特别震撼,她的师兄用自己的行动让她感受到什么叫支付宝说的“知托付”,也让她深深地感受到了蚂蚁的师兄文化。鉴于此,直至今日,不管什么情况下刘晓莹都会格外关注代码的品质、细节。

 

此后,刘晓莹还暗暗立下了一个flag:“要做交易资金问题的owner,要让别人遇到资金问题时候第一个想到找我,不管这个事情是不是我的职责,我就要成为问题终结者。”

 

她一步步坚定地实现着自己最初的目标, 交易数据库拆分、交易failover、交易号升位、交易去O等一系列项目,靠谱之余还有惊喜交付。

 

就这样,在每一件或大或小的事情中,刘晓莹打造起了自己的品牌。虽然她已经很久不做交易业务,但很多同学遇到相应的问题还是会找刘晓莹咨询,刘晓莹也会像当初以身作则的师兄一样将自己的经验传递给其他人。

 


从享受一个人的coding到带着团队拿结果

深爱coding的刘晓莹一开始比较回避做技术Leader。她已经习惯了自己解决问题,一想到要占用coding时间去做研发资源协调、去和产品等多部门沟通,她是比较抗拒的。

 

2014年,碍于组织的期待,刘晓莹也没有抗拒到底。经过几个月的适应,刘晓莹慢慢发现带着团队拿结果也非常有成就感。过程中,团队使刘晓莹让自己拥有了很强的自驱力,她保持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学习力,不断反思三个不同:今年和去年做的事有什么不同?我团队做的事有什么不同?我和我团队做事的方式又有什么不同?

 

这个过程中,刘晓莹和团队对自己的目标更加笃定了,步伐也越来越一致。

 

 

今年的新财年规划已经开始,作为Leader,刘晓莹也给自己的团队制定了目标,她从业务视角出发,希望自己所带领的技术团队既要能成就业务,也要能变革技术。

 

2010年加入蚂蚁,2014年开始做Leader,刘晓莹在蚂蚁一呆就是十年。

 

这十年里,刘晓莹带领了交易团队、支付团队和现在的金融网络团队,现在他们继续往更大的梦想一步步前进着。

 


Coding之外,她是“纯粹的母亲”和“生活爱好者”

去年,刘晓莹成为了母亲。

 

聊到女儿,她总是开心得合不拢嘴:“小孩真的非常有趣,现在她能叫妈妈了。有时候教女儿敲敲键盘,我们会尽量去鼓励做一些激发她求知欲的小游戏,有时候看着她会很好奇自己做的一些事情,真的觉得很有意思。”

 

休完产假后,刘晓莹立马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回到了职场。于是,每天有两个阵地的人在等着她,白天是团队的同事,晚上是家里的小孩。

 

初带娃时,她也经历过家庭和工作无法兼顾的境地,现在她已经平衡得比较好。在刘晓莹眼里,做妈妈和她的coding路一样,都有一个过程。

 

刘晓莹说现在的生活两点一线比较多,关于切换在家做母亲和在团队做技术leader两者之间的角色,她有一个诀窍就是“专心”。晚上回到家她会迫使自己放下手机、全身心一切去陪伴孩子,去陪她玩乐高、读绘本、逗她玩,白天在团队里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在团队中拥抱好奇心和学习力,和大家一起追赶目标。

 

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的琐碎并没有打乱刘晓莹对吊兰的照看,以及周末在家做瑜伽的习惯。

 

她对吊兰独有情钟,从大学开始有了养吊兰的爱好,在她眼里,吊兰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植株,花开花谢都能给她带来新生的喜悦和松弛感。

 

季节一到,刘晓莹就会给家里的一排吊兰剃头,把它们剪到只剩下10公分左右,看着它们再重新生发出来,她说保持一些自己持久的习惯,这会让她找到一个情绪释放的窗口,也会看到一种新的希望,这也是她自己经历这个过程的感受。

 


十年阿里路,演绎女性独立个体

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印象:诸多影视作品里,女高管是叱咤风云的女侠人设,从穿着到谈吐,她们或雷厉风行,或煞气逼人;女程序员则多为蓬头垢面、不修边幅;如果是生育过的女性,还常常被理所当然地被套上“母职”的角色,在很多领域都或多或少地遭受着“母职惩罚”。

 

而同时拥有这三重身份的蚂蚁技术高P刘晓莹,游刃有余地切换于各个角色之间,一一击破了这些刻板偏见。


 

技术圈里曾流行一个话题“女性适合做程序员吗?”,如今,这个问题又有了进一步的演变:“女程序员在工作中的主要作用是调节氛围吗?”

 

这个问题,在刘晓莹这里是否定的。

 

作为技术Leader,刘晓莹每年都会鼓励团队招一定量的女程序员,多年的实战经验让刘晓莹对女程序员在团队的作用有了新的看法,她认为女程序员在团队里可以做一块很好的拼图,女生对项目的拆解和评估往往会更加细致,同时她们往往具有较高的同理心,对“纯男团”的团队在某些问题处理上过度理性也是一种互补。

 

刘晓莹说蚂蚁的好多技术团队加入女程序员后效率都大大提升了,这中间除了女生的阴柔面会调节男生居多的团队氛围外,良好的沟通能力也是女程序员的一大优势。

 

代码界有句至理名言:“Talk is cheap,show me the code。”刘晓莹的这番话似乎打破了这句至理名言的边界。对于这一点,她本人就是最好的典范。


END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