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汤哥要去外太空拍电影?这个任务可能完成吗?

◎ 科技日报记者 崔爽


地球已经满足不了阿汤哥了。



美国媒体“Deadline Hollywood”于当地时间5月4日爆出,汤姆·克鲁斯正在与伊隆·马斯克策划,去国际空间站拍摄新片。


消息得到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署长布莱登斯坦的证实,他5日在推特发文,兴奋地表示NASA要与这位好莱坞巨星联手登陆国际空间站!但他并没有透露更多计划内容和双方的合作细节。


布莱登斯坦推特


据传这趟太空电影之旅的交通工具是SpaceX公司的龙飞船,老板马斯克转发了这条推文,表示“应该很有趣”!


“Deadline Hollywood”指出,这部太空故事片目前仍处于前期制作阶段。


如果最终成真,阿汤哥将成为人类历史上首位参与太空旅行,并在国际空间站取景拍摄电影的演员。

  

外太空的演出早已有之


其实,太空旅游不新鲜。据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二院研究员杨宇光介绍,这件事已经有十几年历史,2001年起,有7位太空旅客乘坐俄罗斯“联盟号”飞船飞往国际空间站,他们的太空之旅为期十天,前三位均各自支付了超过2000万美元,还有人去了两次。


国际太空站(ISS)1998年升空,2000年开始载人,于距离地球约300多公里的轨道环绕地球运行。它约有一座足球场那么大,可以同时容纳6到7名宇航员工作生活。ISS目前由15个国家和地区的太空科学机构共同负责运作,迄今有超过200名宇航员到访。


杨宇光也说,在太空拍纪录片、表演也都不是新鲜事。


早在2002年,美国IMAX公司就曾推出3D纪录片《国际空间站》,其中取材了很多空间站的真实影像。有趣的是,那部纪录片的解说正是汤姆·克鲁斯。


3D纪录片《国际空间站》。来源:豆瓣电影


2016年开播的纪录片《A Year in Space》全程记录了宇航员斯科特·凯利的太空生活,结尾更是播出三位宇航员返回地球后出舱的珍贵画面。


2013年2月8日,加拿大宇航员克里斯·哈德菲尔德在国际空间站连线地球,与地面上的乐队一起演奏了他创作的歌曲《有人唱歌吗》,他也曾在空间站上演奏了无重力版的大卫·鲍伊的《太空奇想》(Star Oddity)。意大利宇航员卢卡·帕米塔诺则在空间站的太空舱内扮演过“太空DJ”。“太空旅行、演出都是有先例的,阿汤哥上天不新鲜。”杨宇光说。


 杨宇光和克里斯·哈德菲尔德(照片由杨宇光提供)


拍摄太空电影限制多


但要在国际空间站拍电影,还是存在一些现实的制约,中国科学院空间应用工程与技术中心战略规划室主任张伟一一历数:“舱内空间有限,摆机位、选角度等有困难。如果在空间站舱外拍,出舱行走非常复杂,一个人出舱需要有舱内两三个人和地面很多人的配合,且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危险性较大;同时出舱多人也有很大困难,难以保障。”另外,张伟表示,演员的身体条件也要达到航天员的基本要求。


“如果只有一两位演员在空间站内部拍,对拍摄空间等没有过大要求的话,计划可以进行。”张伟说。


2019年6月7日,NASA首次宣布与商业公司合作,开放国际太空站观光。由SpaceX的“Crew Dragon”和波音的“Starliner”将旅客送上国际太空站。按照当时的计划,每年可以有2次造访空间站的短程观光任务,每次任务最多30天,甚至可以在太空拍摄电影及广告。按照《卫报》的说法,乘客每天要支付的“食宿费”是35000美元,而及千万美金的“船票”和几百万美元的火箭发射费用还要另算。


杨宇光算了笔账,除了发射费用之外,国际空间站每天运行的费用也非常高,宇航员每天需要的水、食物、氧气等都需要货运飞船运送。他打了个比方,把一公斤物资送到空间站,价值量要远远高出同样重量的黄金。


他表示,太空旅行的成本核算是非常复杂的,加上商业空间的盈利需求,“送一个人去空间站再回来,粗略估算,花费一定超过千万美金”。



可以想象,如果汤姆·克鲁斯真能成行,这部太空故事片一定造价高昂。


作者供图

 

太空旅客需受训超过半年


“不是买张票就能上天。”杨宇光说,要成为太空旅客,必须经过半年时间左右的训练,“实际上,即使在飞船运行完全正常的情况下,宇航船也会面临运载火箭升空时的超重、振动,返回时的超重等特殊环境。到了太空,面临失重,也可能有空间运动病,这些都要提前测试和进行适应性训练,身体素质方面的准备是非常重要的。”杨宇光说。


更多的是对非正常情况的应对,比如火箭出现故障,飞船紧急逃逸,宇航员可能要经受超出身体重量七八倍甚至更高的过载,要想生还,需要经过承受至少4g以上的过载(相当于自身四倍的重力)测试;再比如飞船紧急逃逸后降落在海上、荒漠上,搜救队员不能及时赶到,也要具备一定的野外生存能力。


早在2015年,英国女高音莎拉·布莱曼就曾计划乘坐“联盟号”前往国际空间站,原定9月1日出发,虽然最后没有成行,但她从当年1月起,就开始在俄罗斯接受太空之旅的训练。据当时的报道,布莱曼在莫斯科附近的航天中心受训,一天要训练16个小时,包括4个小时的俄语通话、失重训练和一些工程测试。


莎拉·布莱曼受训。来源:中新网


张伟坦言,即便在长期的生活适应性锻炼之后,大部分人刚上太空无法适应,很长一段时间会呕吐、失眠等,这也是一个挑战。“有些身体条件确实是天生的,选拔的演员未必能适应太空。有个解决办法,就是直接选航天员当演员,回到地面后接着拍。”他笑说。


国际空间站从1998年开建到现在,光是NASA就要付出每年35亿美元左右的营运费用,舱内宇航员平均每人每天的花费750万美元。


为了提高公众影响力,NASA积极开展各式各样的活动。宣布合作时,布莱登斯坦表示:“我们需要大众媒体来激发新一代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一起让NASA雄心勃勃的计划成为现实。”


“很多好莱坞科幻大片背后都有NASA科学家的深度支持,我非常赞赏NASA在这方面做的工作。”杨宇光说,“航天人有让公众了解航天的义务,知道航天对人类文明和进步的价值,从而得到公众理解和支持,这对航天事业的长期发展是很有意义的。我们也应该在这个方面做更多的事情。”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岳靓

审核:王小龙

终审:冷文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