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游在沙发之海

浮游在沙发之海
黎荔


我们人类看沙发的模样,它好像在说:“请坐请坐”,其实不是,这是一种“让我抱抱你”的姿势。在这个舒适的怀抱里,我们慵懒地斜倚着刷手机、喝茶、读书、看电视,或是无所事事地发呆,一旦躺入这个怀抱,就如同被封印了一般,不容易拔出来了。
 
家是最放松、最自在的地方,这里的生活是最现实的,这里有熟悉的床,熟悉的马桶,熟悉的餐桌,熟悉的沙发,熟悉的电视机,还有熟悉的家的气息,但是,在如此熟悉的地方,你偶尔也会遇上一刹那的出神,突然来到了此间不存在的异托邦。“异托邦”是哲学家福柯提出来的空间概念,指现实世界中存在的那些异质的、虚幻的,如镜面一般反映现实同时又扭曲现实的那些空间。


 
比如,在风雨之夜,茶香清淡,哲学经济诗文史籍十数本,狼籍横陈于沙发之上,你随意所之,取而读之,不知读到了哪一页,倦意涌来,你的意识渐次混沌,好像坠入到幽暗潜渊的感觉,猛地被一激灵,醒了,觉得自己好像浮游在沙发之海,头顶上是夜晚和北半球所有的星辰,载沉载浮的浩淼水域,在一弯新月下闪烁数里……那种恍兮惚兮之感,靠自己是永远回不来的,得及时地响起一串急躁的电话铃声,或是一滴蕴蓄已久的檐下的雨,吧嗒一声訇然落下,或是家中小猫的一声“喵呜”的叫声,这些声音响彻在一片空明中,你才能秒弹回到现实。
 
你喜欢原木沙发的清香,喜欢布艺沙发的轻软,喜欢羊皮沙发的质感,但你更喜欢这个沙发之海的波浪沉浮。


 
工作结束回家腻歪在沙发上,你希望别人眼中的自己——动不动就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而在筋疲力尽的时候,你知道自己其实只享受做沙发土豆,独自在沙发之海漂流,漂流,摇摆在一小段扭曲的时间中,把小小沙发坐成一片汪洋。当浪花飞溅起来的时候,倚着这片沙发之海,你微微闭上了眼睛,好像有一只海鸥在你的脑袋里,你不能把它弄出来,两只巨大翅膀的阴影充满了房间。有时,则是一只海豚在你的胸腔里游来游去,不断发出尖利的哨声想冲出水面。你所看到的世界之丰满、之绚烂,实在无法一一呈现出来。
 
相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已存在之物,不存在之物更丰富多彩。我们看到的只是可能性的一部分。生命的奇妙与有趣,在于有人总想努力多看到一点点。


 
《停顿的时刻》
 
滑翔  在乐声最幽微的转折处
无名之物扑面而来
 
镜头转慢  阅读的某个瞬间
一滴蕴蓄已久的檐下的雨
訇然落下  砸在午夜梦回的恍惚上
童年在指缝间溜走的那只蝴蝶
蓬蓬翻飞
在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池塘
 
人生是一堵坚实的灰墙
偶有几个透风的洞
徐徐吹来  遥远又遥远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