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民谣里,藏着武汉伢的童年回忆


又是一年儿童节将近,昔日的儿童们长大或许早已长大成人,昔日的风景或许也已物是人非。


汉阳门,六渡桥,还有数不清的大街小巷,或消失,或变样,与儿时那些快乐的时光一起凝成琥珀,永远珍藏于武汉人们的心底。


尽管岁月变迁,这些关于武汉的民谣,却仍然能把我们带回童年里,那个无忧无虑的午后。



《汉阳门花园》

冯翔

“过路的看风景,住家的卖清茶”



一首《汉阳门公园》,不知道唱出了多少武汉人童年的记忆。


网易云的评论区里数千条评论,藏着许多温柔的回忆:有家家抱着凉席,天气一热就摇着蒲扇,带着她的外孙女去桥下乘凉;


有贪玩的小孩,穿着裤衩在江边嬉戏,在草丛中捉迷藏,溅了一身的泥巴。只盼着卖凉茶的婆婆经过,买上一杯玻璃杯装的凉茶……



武汉人的童年记忆,似乎总绕不开“铫子煨的藕汤”。


再小的孩子也总有长大的那一天,离开了家人的怀抱去更远的世界闯荡。外面的世界似乎什么都有,想吃什么动动手指就能送到楼下。


但铫子煨的藕汤似乎无可替代。小火慢悠悠地炖,家家坐在花园里笑眯眯地等,藕汤终于端上桌。后来你知道了,那种味道是爱。


《东湖》

冯翔

“背坨坨,换酒喝”




“背坨坨,换酒喝”是湖北哄小孩的一句童谣。小时候被家人背在背上,总以为他们真的要把我拿去卖了换酒喝,于是乖乖地不敢乱动。


行吟阁的啤酒,许多年前只要1块5。也不知道一个小孩能换多少瓶啤酒。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我们一天天长大,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爹爹家家的身形一天一天矮小下去。他们累了,背不动了。


原来,我们曾经以为永远不会老的人,我们心中的超级英雄们,也会有感到累的一天,也会有背不动的一天,也会有离开的一天。


《汉口》

北翼乐队

咕噜咕噜锤,咕噜咕噜叉”




过了长江大桥,这边就是汉口。


老汉口有许多吸引人的地方。中山公园里总是挤满了小孩,攥着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张入场票;江滩边上一到夏天,也总是孩子们乘凉的乐园。



街边的孩子们玩着猜拳,“咕噜咕噜锤,咕噜咕噜叉,咕噜咕噜三娘娘管金叉”。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猜拳游戏都能轻易地逗得小伙伴们开怀大笑。而现在,快乐却变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


《武汉风味热干面》

徐智

“过早只要五角钱,一碗蛋酒配上热干面”




要说武汉最有特色的东西,自然少不了一碗热干面。


炎热的夏季,要一碗热干面配上冰镇绿豆汤;寒冷的冬天,捧一碗热干面配上温热的豆浆。一年四季,都能配上一杯蛋酒,咕噜咕噜就下了肚。



过了一遍遍的碱水,芝麻酱裹上热干面。许多外地人都不理解的味道,却讨得了世世代代武汉人的欢心。


好像许多武汉人都是由家家带大,许多武汉民谣里也离不开家家。出了远门,赚了大钱,肚子里还是那个武汉胃。


尽管热干面的馆子开到了各地,但还是觉得配上一碗蛋酒,才算团圆。


《六渡桥》

冯翔

“六渡桥,不见了”




就像《童年》里唱,“隔壁班的那个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武汉人也有“每天弯到六渡桥,就为看一哈那个女同学”。


六渡桥,曾是老武汉的中心城区。南来北往的行人,都要经过六渡桥。六渡桥边有许多老字号美食,老通城的豆皮,蔡林记的热干面;民众乐园不是商铺,唱的是秦、汉、楚。


如今唱戏的人撤了,手艺人变成了铜像。六渡桥,不见了。



偶尔路过翻修过无数次的老街老巷,看着摩天大厦在昔日的平地上拔地而起,脑海中还是会闪过儿时旧街角的那家小卖部。


偶尔穿上笔挺的正装,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在都市的橱窗中匆匆看到自己的倒影,还是会回想起自己童年的模样。


童年时光一去不返。不知道旧铺子们搬去了哪里,儿时的伙伴是否变了模样,还好,有这些民谣替我们记着。



编辑 | 勃艮第

图片丨肉   森



*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

* 文中文字为指尖武汉原创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