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翻译Paul Graham了
收藏

这些天,我总有点魂不守舍。

典型表现就是,非常烦躁和空虚。宁愿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扫雷,也不想干正经事,网志也不知道写些什么。不过有一件事,我想最好还是现在说一下,不要留到明年再宣布。

话说今年8月份,我翻译完More Joel on Software,已经精疲力竭,对这种通过长时间击键,将英语改写为汉语的廉价体力+脑力劳动深恶痛绝,再也不想干了。

交稿的时候,出版社编辑问我,还想不想翻译其他书。我说,不想了,除非你们有Paul Graham的书。此人的上一本书是五年前出版的,我觉得不太可能再引进了。

但是,几星期前,图灵公司的傅志红编辑写信告诉我,他们买下了Paul Graham的文集Hackers and Painters的简体中文版权,询问我有无翻译意向。

我一秒钟也没有停顿,立刻一口答应。我还能有什么其他回答呢?我是他的粉丝,翻译Hackers and Painters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下面,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那么想翻译Paul Graham。

他1964年出生于英国,在康奈尔大学读完本科,然后在哈佛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1995年,他创办了Viaweb,帮助个人用户在网上开店,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互联网应用程序。1998年夏天,Yahoo!公司收购了Viaweb,收购价约为5000万美元。

此后,他架起了个人网站paulgraham.com,在上面撰写了许许多多关于软件和创业的文章,以深刻的见解和清晰的表达而著称,迅速引起了轰动。2005年,他身体力行,创建了风险投资公司Y Combinator,将自己的理论转化为实践,目前已经资助了80多家创业公司。现在,他是公认的互联网创业权威。

但是,在我眼里,除了程序员和创业导师,他更像一个思想家。网络技术将如何影响这个世界的未来,没有人说得比他更深刻。说实话,我在网上看了这么多人的文章,在思想方面,他的文章对我影响最大。这也是我热爱他的原因。

让我来随便摘录几段他的话,大家看看,说得多精彩。

* 最纯粹、最抽象的设计难题之一,就是设计桥梁。你面对的问题,基本上就是如何使用最少的材料,跨越给定的距离。(Five Questions about Language Design)

* 软件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一切变得简单。但是,做到这一点的方法,是正确设置缺省值,而不是限制用户的选择。(The Other Road Ahead)

* 如果你只知道设计软件,而不知道如何部署它,那么你不能创业。(The Other Road Ahead)

* 在任何一段历史中,人们都会把某些荒谬的东西当作正确,并且深信不疑,以至于一旦你出言质疑,就有被排挤或者被暴力伤害的危险。我们自己的这个时代,要是不同以往,当然令人欢欣鼓舞。但是就我所知,它并没有任何不同。(Taste for Makers)

* 根据经验法则,一个国家的名字前形容词越多,它的统治者就越腐败。"某某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共和国"(Socialist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of X),可能是地球上你最不想生活的地方。(A Plan for Spam)

* 看上去,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也是一个乏味的世界,我不太肯定哪一个更糟一些。(Why Nerds are Unpopular)

* 当你踩水的时候,你把水踩下去,你的身体就会被托起来。同样的,在任何等级制社会中,那些地位得不到公认的人,就会通过虐待他们眼中的下等人,来突显自己的身份。我读到过这方面的文章,讲述为什么美国的底层白人是对待黑人最残酷的群体。(Why Nerds are Unpopular)

* 许许多多不创造任何财富的人----比如本科生,记者和政治家----一听到最富有的5%人口,占有全社会一半以上的财富,往往会认定这是不公平的。一个有经验的程序员,很可能也持有同样看法。因为最顶尖的5%程序员,写出了全世界99%的优秀软件。(How to Make Wealth)

* 我偶尔会读到一些文章,讲述如何管理程序员。说实话,其实只要两篇文章就够了。一篇是如果你本人就是程序员,应该如何去管理其他程序员;另一篇则是你本人不是程序员的情况。后一篇文章也许可以浓缩为两个字:放弃。(Great Hackers)

* 不管什么时候,黑客真正想工作的地方,只有10到20个。如果你的公司不是其中之一,你所能得到的一流技术高手,不是数量多少的问题,而是一个也不会有。(Great Hackers)

* 竞争者不过就是对着你的下巴打一拳,而投资者则是一把抓住你的下身。(How to Fund a Startup)

* 对于做产品的公司,等你需要咨询公司帮你出主意的时候,就是你开始走向灭亡的时候。(How to Fund a Startup)

* 对于那些他们真正关心业绩的企业,欧洲人实际上能够容忍解雇工人。但是不幸的是,目前他们唯一真正关心的企业只有一家,叫做"社会"。(Why Startups Condense in America)

* 我实际上很担心自己变得"流行",那样的话,我就会小心翼翼,不再像以前那样敢于说蠢话。这种事情发生在许多人身上,我真的想避免它。(A comment in Lemonodor)

他的更多思想,请看我以前翻译的《未来的互联网创业》(),《为什么在经济危机中创业》《学历证书的终结》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Hackers and Painters的中译本《黑客和画家----Paul Graham文集》将在明年下半年问世。

对于我来说,翻译完这本书以后,在翻译方面,就再没有什么心愿了。乔伊斯的《都柏林人》、《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和塞林格的《九故事》、《木匠们,把房梁抬高些》都有很完美的中译本,不需要我来译,而卡尔维诺的小说集我倒是想译,但是我不懂意大利文,估计出版社也不会来找我。

(完)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