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镰刀们的朋友圈
    iFeng科技凤凰网科技官方账号,带你直击真相回顾以前发生过的这些金融烂账,折腾来折腾去就是一句话:几万人被收割,几百人蹭汤喝,几十人挣了大钱,最后几个人进去扛锅。来源 | 饭统戴老板(ID:worldofboss)作者 | 戴老板大连理工毕业生周胜军,在学校里修的是化工,平时却喜欢捣鼓编程,毕业后他开了家小公司,做起了电脑经销生意。2002年,他发现网上视频格式种类繁多,但缺乏好用的播放器,于是便给两个跟他学编程的女孩布置了个作业:写一个播放软件,能够兼容所有流行视频格式。两个姑娘聪明伶俐,搜罗来了各种播...
  • 新BAT大戏:拿腾讯的钱,找阿里变现,被头条搅局
    对于创业者而言,拿腾讯的流量,找阿里变现,或许是新的想象空间。此番言论发出之时,阿里和腾讯的市值均已突破4000亿美元,同时跻身全球十大市值科技公司之列。自己抢下的猎物,为了防止对方插手,排他协议和一票否决成为常用武器。结果就是,阿里和腾讯很少出现在同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董事会上。从2018年夏天开始,腾讯投资的企业开始连续向阿里敞开大门,B站、小红书、趣头条和Teambition都位列其中,这些独角兽公司成功集齐AT两家的钱。
  • 互联网公司的年轻高管们
    iFeng科技凤凰网科技官方账号,带你直击真相有的人变成了高管年轻化的模范生,有的变成了炮灰,或弃子。吴萌是典型的互联网企业里的年轻高管,85后+副总裁,年轻气盛。吴萌之外,淘宝蒋凡、京东余睿、阿里吴翰清、曾经任职百度的李明远与李靖、以及小米周受资,他们共同书写了一张互联网企业年轻高管合辑。今年巨人网络三十岁生日,年初的时候史玉柱说,不知道巨人能否再活30年,但他会大胆启用90后,让公司年轻化,再活30年,就得靠年轻人。不过,得罪人不是他第一考虑的,于他而言,年纪轻轻位居核心高位,要做的事情很多,也很难。
  • 网红送餐无人车被指用人冒充AI:没有人工,就没有智能
    用人冒充AI,一个充满“欺诈”意味的故事,很容易引大范围声讨。前不久,一家名为Engineer.ai的公司,被指用来自印度的程序员冒充AI,引发巨大关注。也就是说,这家网红送餐无人车公司,并不是完全自动驾驶,背后有人在操控,Kiwi Campus也承认了这一点。没提无人车是自动驾驶的,但是在技术解读上,也没有说明背后有人工操控。
  • 阿里的“无用”和“有用”
    iFeng科技凤凰网科技官方账号,带你直击真相阿里在“无用”和“有用”的实践,也助马云抵达了道家的那重境界: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刷橙员工觉得价值观“无用”,原因有两个,一长一短,短的跟当时全球互联网寒冬有关,长的跟中国企业家的心结有关。依照惯例,阿里的价值观也应该在雷鸣大作之后,化作无关痛痒的雨点。阿里规定所有销售上岗前必须回杭州脱产培训一个月。从“百大”开始,阿里逐步建立起一整套“百年”系列培训体系。
  • 性行为信息遭泄露!多款经期应用擅自向脸书分享隐私数据
    经期追踪应用女性使用经期应用有多种目的,从追踪她们的月经周期到提高受孕几率。塞浦路斯公司Mobapp Development开发的经期应用MIA Fem: Ovulation Calculator表示,它在全球拥有逾200万用户。这两款应用也已在苹果App Store上架。Facebook对此表示,已经与隐私国际提到的经期应用进行了接洽,以讨论他们是否可能违反了公司的服务条款,包括发送被禁止的敏感信息类型。分析显示,玛雅还会分享用户有关使用的避孕方式、他们的情绪等数据。MIA Fem最初发布了一份详细声明回应隐私国际的指控,但是随后威胁对隐私国际采取法律行动,并要求BuzzFeed News删除报道。
  • WeWork推迟IPO连锁反应:软银亏损几十亿 优客工场「最扎心」?
    对软银来说WeWork IPO估值腰斩不仅会损害其形象,还会影响其正在筹备的“愿景基金二期”。WeWork上市计划推迟进入9月份,上市在即的WeWork多次被曝出估值暴跌、上市延期等负面传闻。WeWork在招股书中表示,其计划在IPO的同时从几家银行获得20亿美元的信用证贷款和40亿美元的延迟提款贷款。华尔街咨询公司Bernstein Research日前发布报告称,WeWork若以15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IPO,将导致软银集团亏损40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亏损50亿美元,而若以25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不太可能导致亏损。报告预估WeWork价值为240亿美元,软银持有31%的股份。2019年5月,WeWork成功从90位投资者获得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
  • 互联网大佬退休简史
    马云不是第一个退出互联网江湖的大佬,可想而知,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在他之前,第一梯队的互联网大佬实际上都已经退得七七八八了,但退出后就一定能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吗?同样黯然退场的,还有雅虎,它的创始人叫杨致远,一代互联网英雄。今年4月份王兴在饭否上发了条动态,说自己很好奇一个问题,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大佬哪个会先真的退休?但所有互联网人都记得他,这个“疯子”。所以有人开玩笑说,他是中国互联网的总设计师和创意师,时代都跟不上他的节奏。但今年以来他却在奔走,巨人网络2019年第一季度
  • P2P爆雷潮后,投资人的钱都去了哪?
    经历过这一番血淋淋的市场教育后,投资人的钱还是得寻觅一个去处。P2P爆雷潮之后,投资人的钱去了哪?在一阵阵猛烈的爆雷潮中,投资人们眼下本金损失的疼痛,早已超过了当初高额利息带来的快感。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在P2P的雷潮中沦陷,也有全身而退者,不但赚到了不错的收益,还在一旁看起了热闹。林飞是在P2P浪潮中为数不多的幸运儿。P2P雷潮之前,他因家中有事提前撤资,侥幸逃过一劫。风口之下,投资人们悉数进场,重仓P2P。全民入场时间进入2016年,P2P增长迅猛,全年成交量超过2万亿。林飞到底从P2P投资里面赚了多少钱?
  • 苹果回应强制工人劳动:加班是自愿的
    富士康坚称,加班一直是工人的自愿行为。早上工人换班邮件显示,苹果在8月份表示正对中国劳工观察的发现进行调查,并对报告提出质疑。中国劳工观察称,苹果向郑州工厂派出了一名调查人员,并与富士康管理人员会面讨论大量使用派遣工的问题,但是苹果和富士康在违反10%派遣工劳动法标准的情况下依旧允许这一状况延续下去。“我们调查了中国劳动观察的指控,发现大多数指控是错误的,”苹果表示,“我们已经确认所有工人会得到适当补偿,包括加班费和奖金。所有加班都是出于自愿,没有发现强迫劳动的证据。”
个人资料

凤凰科技频道官方账号,带你直击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