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磁盘和网络,如何进行I/O评估、监控、定位和优化?
    即模拟oracle应用对文件或磁盘分区进行读写这里就需要提前知道自己的IO模型。比对dd,仅仅是对文件进行读写,没有模拟应用、业务、场景的效果。(二)网络IO评估工具ping:最基本的,可以指定包的大小。主机是I/O的发起端,I/O特性首先由主机的业务软件和操作系统软件和硬件配置等决定。若排查完成,性能问题还是存在,则需要对组网及链路、存储侧进行性能问题排查。
  • 深度解读“达芬奇”华为AI芯片架构
    2019年6月,华为发布全新8系列手机SoC芯片麒麟810,首次采用华为自研达芬奇架构NPU,实现业界领先端侧AI算力,在业界公认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推出的AI Benchmark榜单中,搭载麒麟810的手机霸榜TOP3,堪称华为AI芯片的“秘密武器”,这其中华为自研的达芬奇架构举足轻重。基于这样的愿景,华为在2018全联接大会上提出全栈全场景AI战略。深耕:达芬奇架构的AI硬实力科普1:常见的AI运算类型有哪些?
  • 三驾马车已去,再论Hadoop已是凉凉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Hadoop有很多坏消息。还有第三大Hadoop发行版厂商MapR差点破产,幸亏最后被HPE收购。其实,Hadoop的收入一直保持增长。自2016年增加以来,对基于云的Hadoop部署在Gartner的调查里一直在稳步增长。此外,Hortonworks已将其ApacheHadoop Ozone对象存储发布为alpha,这表明在公共对象存储上的混合部署可能是本地玩家用于竞争的未来战场。总的来说,从目前来看,Hadoop还是数据湖的最佳选择。在最近的一项调查中,有235名受访者表示,34%的受访者目前正在使用Hadoop进行数据和分析工作,另有55%的受访者计划在未来24个月内进行调查,总计达到89%。
  • 银行中台系统的建设思路
    同时,银行内部不同业务条线的业务模式差异巨大,业务流程和价值体系完全不同,需要针对不同领域分别建设不同的中台系统,以适应不同领域的业务特点及前台产品系统建设需要。此外,中台建设对需求统筹和制度保障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纯线上、自动化的贷款服务使得网络银行获得了与传统大型商业银行同场竞技的非对称优势,大型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迫切性逐步显现
  • 实战: 如何掌握Oracle和业务IO知识
    今天,笔者打算梳理下Oracle架构相关的知识,让读者快速全面掌握Oracle和大数据领域知识。Oracle系统结构由内存结构、物理和逻辑结构等几个部分组成。综上所述,Oracle数据库各文件的I/O特点总结如下。Oracle ASM配置建议 ASM是Oracle 10g引入的新特性,在Oracle 11g中进一步强化。AU是ASM磁盘组的最小存储单位,默认值1M,对于顺序大IO业务,Oracle建议AU大小为4M,此时应将操作系统I/O设置为最大。Oracle临时表空间主要用来做查询和存放一些缓冲区数据,对查询的中间结果进行排序。存储配置建议 Oracle ASM Diskgroup建议使用多个LUN,能提高硬盘利用率和加大带宽。
  • 白话中台战略:中台是个什么鬼?
    什么应该放到中台,什么又应该放到前台或是后台?看完本篇你就会理解,上边的这几类“中台”划分还是靠谱的,更多我看到的情况是大家为了响应企业的“中台战略”,干脆直接将自己系统的“后端”或是“后台”改个名,就叫“中台”。中台到底是什么?当我们谈中台时我们到底在谈些什么?想要寻找到答案,仅仅沉寂在各自“中台”之中,如同管中窥豹,身入迷阵,是很难想清楚的。所以,为搞明白中台存在的价值,我们需要回答以下两个问题:企业为什么要平台化?
  • 干货分享: 价值六亿的代码到底长什么样子?
    价值6亿美刀的代码量是多少?谷歌的人工智能AlphaGo,它很多的升级灵感就托生于这两百行代码。所以谷歌看到了论文和代码以及它主人的价值和潜力,谷歌最终以6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论文以及作者所在公司——Deep mind。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迅速蔓延到全球,成为各国科技竞争的下一个高地。最近有对领英搜索的调查发现,总共有 36524 人自报告为 AI 专家。相对于全球500万AI人才的缺口,目前从业的人数显得十分渺小。可以说,各国的企业对于人工智能人才的竞争是不择手段的,而高薪就是华为的阳谋。
  • Micron将推出OLC NAND,是否沦为只能读取的SSD?
    大家都知道,市售的 SSD 分为 SLC、MLC、TLC 及 QLC 四种 NAND Flash ,当中以 SLC( Single Level Cell )的读写速度最快、读写错误机率最低、使用寿命亦是最长,惟价格则为最昂贵,容量也通常较小。而上述的 NAND Flash 优点,会随著 MLC 及 TLC 逐步递减,即 TLC 的读写速度比 MLC 慢。因此,当厂商於去年年末推出 QLC( Quad Level Cell )的 SSD 时,尽管为市场提供了价廉又高容量的产品,消费者都嘘声四起,质疑 QLC ...
个人资料

分享项目实践,洞察前沿架构,聚焦云计算、微服务、大数据、超融合、软件定义、数据保护、人工智能、行业实践和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