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岁的我哭着留下来
    在业务萎缩的情况下,平台需要进行优胜劣汰,减少成本。担忧被裁者35岁的中年人哭着留下来口述者:Lisa Wu身份:国内大型金控公司中层员工,80后,司龄8年,月薪3万被70后女Boss骂哭了无数次,只敢躲在公司厕所里默默流泪,回家对着老公哭,他也只会说:“不开心就不要做啦”。高不成低不就,自己创业没本事,原来我为了生存,忍了,现在我无处可去,哭着留下来。当公司层面下达裁员的要求时,我本人不会直接经手裁员的过程,只需要把团队里对公司收益贡献不大的成员名单列出来交给HR就可以了。
  • ​有内味!上厕所用纸也要刷脸
    事实是,越来越多的地方都在索取我们的脸,上海有的公厕需要刷脸才能取手纸,杭州野生动物园要刷脸进园。上厕所取纸要刷脸在上海世博公园2号口附近,《IT时报》记者偶遇了人脸识别厕纸机,外观和一般的厕所自动纸巾贩卖机无多大差异,只是左上角有一根天线露出。难怪,在去年《上观新闻》评选的“上海20座最美厕所”中,世博公园这一公厕因配备了人脸识别厕纸机而上榜,被评为“最能省纸公厕”。
  • 朋友微信语音借钱,别轻信!骗子新招!
    当天,马英杰与其他同学聊天得知,几乎在同一时间,刘新的微信好友都收到了这条借钱语音信息。清粉工具成泄漏微信隐私元凶实际上,通过微信语音诈骗的案例并不稀奇。有媒体报道,今年10月南京的陈先生收到好友王某发来的一条微信语音,让他转钱到某个收款码上买个东西,陈先生因此被骗走了5000元。微信方面相关人士表示,鉴于极少可能出现突破账号密码以及短信验证双重保障的盗号情况,推测用户可能遭遇了欺诈,向冒充身份的诈骗嫌疑人透露了个人密码和验证码,造成微信号被盗。
  • 水滴筹掺水
    对此,当天下午水滴筹发表声明称,对线下各区域筹款顾问负责人以及其他相关负责人成立紧急工作小组,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只是这一次,地推人员的行为,将水滴筹推向争议的中心。地推基因水滴筹所在的水滴公司创立于2016年4月,其创始人是美团的10号员工沈鹏。而水滴筹线上的流量,被业内认为被分流到水滴互助和水滴保业务上,这两者则是水滴公司的收入来源。小孩子出生后身体状况不稳定,在第一次抢救后,这对夫妇在水滴筹上发起了筹款。
  • 27岁的我,在病房里被名创优品辞退
    于是,她向《IT时报》记者讲述了自己在病房被名创优品辞退的故事。为了平息悠悠众口,公司第一时间派人到医院慰问,要求我和家人不得再就此事发声,否则起诉我们侵害名创优品名誉。在林某患病后,我司工会累计向其支付困难补助金、慰问金10500元。11月29日开庭的劳动纠纷案件,林某的诉求中并未对医疗期的病假工资、医疗补助费、经济补偿金提出异议。其次,即使在名创优品所说的医疗期系3个月已届满的情况下,名创优品也存在程序不合法,其无法证明职工属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情形,亦属于违法解除。
  • 这个冬天,谁在选择加班?
    所以初冬的季节里,在魔都加班并不是一件好差事。自从7月份入职以来,路遥就保持着稳定的加班节奏。虽然,公司规定每天的工作时长是9个小时,但是其他同事不走,作为职场新人的路遥更是不敢放心大胆地下班。唯一让庄婷感到安慰的是,加班到9点以后会有打车补贴,出租车还是能顽强顶住北京的大风。在某个大项目结束后,项目组的成员会颇具仪式感地安排上一顿烧烤,而当没有项目收尾的狂欢时,庄婷会选择去公司楼下的711买上一杯关东煮或者咖啡,711便利店永不打烊,这里是不少夜行人下班后的第一站。
  • 快递纸箱背后的“垃圾战事”
    然而,这场网购盛宴同时带来的,还有海量包装垃圾。站点负责人对回收箱的情况并不清楚。2017年4月,苏宁推出“漂流箱”和“共享快递盒”。目前,苏宁物流在全国范围内投放了40多万只共享快递盒,一年至少能节约4000万个纸箱。他们算了一笔账:共享快递盒的平均成本在15元左右,约为传统纸箱的10倍。对快递小哥而言,尽管寄件纸箱要自掏腰包,但毕竟需求量不大,和因等待拆箱而影响的速度相比,自然前者更具有性价比。在143位问卷受访者中,近半数表示会将纸箱直接扔进垃圾桶,只有15位表示会留作它用,会归还快递小哥或快递驿站的则无一人。
  • 顺风车回归5天亲测:叫10单接2单,老司机不敢开车了?
    有媒体报道称,滴滴顺风车的一个产品经理在顺风车上线的第一天,在太原发布了十几单,等了一个多小时,还加了感谢费,才仅有一位车主响应。11月11日,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约谈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神州优车、曹操出行等8家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表示要堵住安全风险隐患,严格规范顺风车。一位嘀嗒顺风车司机告诉《IT时报》记者,嘀嗒平台司机每次接单都要通过人脸识别,涉及接单、跑单、车费提现等环节,保证是司机本人开车。
  • 华为代替iPhone 成Tony老师和洗头小妹标配
    “店里基本就两种,华为和苹果,最近有人刚买了一部iPhone 11 Pro。”显然,华为和iPhone几乎就是目前最贵的、也是最好的手机品牌的代表。他们的回答清一色都是,华为或者iPhone。华为隐藏齐刘海这一招是从Tony老师那得到的灵感吗?我得到的两个答案是:年轻人非常愿意为手机消费,收入不会成为多大的障碍;新进的华为和传统的iPhone,特别是华为的品牌地位正在急速形成马太效应。
  • 互联网“禁烟令”三周 闲鱼等仍违规售卖 便利店、酒吧“接盘”
    国家烟草专卖局、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于11月1日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发布电子烟广告。截至公告发布当日,魔笛已经下架所有互联网自营销售渠道,包括京东、天猫等官方自营店。其中,售卖小野电子烟产品的店铺名为vvild小野旗舰店。11月8日,即悦刻发布声明后的第二天,一位悦刻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中对网售禁令做出评价,其中出现了“不方便、不畅快”等字眼。吴欢透露,广东的连锁便利店美宜佳未能允许电子烟产品售卖。
个人资料

做报纸,也懂互联网,这里是《IT时报》(IT Times)微信版。作为上海一份IT类周报的新媒体产品,这里汇聚了关注全球IT业的魔都资深IT记者。我们追求原创独家新锐,以及读视听多种表达方式。ps. 使用IT产品有问题?留言与编辑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