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索尼和漫威离了,蜘蛛侠怎么办?
    索尼和漫威之间的蜘蛛侠版权之争,堪比一出我国家庭伦理剧:孩子小时候家里穷,眼看日子过不下去了,把孩子卖给别人家扶养。此前,索尼影业的CEO汤姆·罗斯曼与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 已经就《蜘蛛侠》电影的合作事宜谈了几个月。2015年2月,漫威影业和索尼达成协议,共享蜘蛛侠的角色影视著作权,并将其加入已创建的漫威电影宇宙之中。无疑是想要借此加深蜘蛛侠对漫威宇宙的依赖、与漫威对蜘蛛侠的话语权。
  • 对抗“35岁危机”
    倒是后面说的“35岁现象”导致的职场心态失衡,对你的影响更大。想要解决“35岁现象”的问题,先要理解什么叫“职业风险”。“反脆弱性”会牺牲一部分最脆弱的人的利益,来提高整个系统的生存资源的利用效率,这才是“35岁现象”的本质,因为某些凭借年龄获得优势的行业与职业,一过35岁,脆弱性会大大增加。前半部分很好理解,后半句估计又违背了大部分人的认知,一般人都觉得大公司稳定,抗风险能力强,应该是抵御“35岁现象”最好的避风港。
  • 小米不单纯
    2019年1月11日,小米宣布“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可见,资本市场更趋向于认为小米是一家硬件公司,而且是“单纯的硬件公司”,毕竟硬件销售在营收中占比在90%左右。四成以上毛利润来自互联网服务的小米,说它是“单纯的硬件公司”,显然不合理。交付是客户与小米关系的开始而不是结束。预计8月29日,小米将发布一款70寸巨屏智能电视。
  • 没结婚的理由
    本文为Lens微信公号“WeLens”授权转载。Lens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题图来自:东方IC结婚率创下10年新低的话题,近日又上了《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说,许多年轻人表示,不结婚是因为“穷”——戏谑之外,也蕴含复杂的社会因素:一方面,结婚需要的物质条件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许多人害怕“婚后复贫”、“失去自由”。还有些人则是“想开了”,尤其是女性越来越独立,不再依赖结婚去得到什么。那些恐婚的人都经历过什么?
  • 深圳强在哪?
    深圳,到底是一个特例,还是一个必然?确实,与雄浑古都西安、北京相比,深圳确实是一个“文盲”。深圳,这座只有四十岁的“小学生”何来文化?倘若换一个问题,深圳人有没有文化?深圳人的平均年龄不过33岁,33岁有文化吗?不过,深圳市民的素质,在全国各大城市不敢说最高,但最起码不低。深圳,是中国市场文化最发达的城市。在深圳待久的人,对内地三姑六婆的“关心”极为不适。在内地城市,做5000万的生意,不认识市领导是很难想象的;在深圳,这并不反常。
  • 雨果奖两度失声,中国科幻去哪了
    8月19日凌晨,雨果奖2019颁奖仪式在爱尔兰都柏林举行。顺便一提,在幻想小说界与“雨果奖”相对的另一奖项是“星云奖”,二者并称为国际幻想小说领域的“双奖”,两者不分先后,均是科幻文学界公认的最高奖。既然是科幻圈最具影响力的奖项之一,那不少读者可能更关心中国科幻作家的成绩。不过遗憾的是,本次雨果奖的提名名单中并没有中国作家。2016年8月,同样由他翻译的《北京折叠》获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
  • 深圳,终于等到了最好的定位
    对于深圳而言,相当于整个城市能级将直接超越其他三个一线城市,意义重大。此次直接明确了深圳将建设“国家科学中心”,对于深圳而言,就像是增加了一个“超级引擎”。深圳高新技术企业数量,高新技术企业的上市市值,都在全国名列第一。深圳最大的短板,即将补齐。目前深圳的小学生人数已经突破了100万,超过了北京和上海,仅次于广州。按照当前深圳人才引进的速度,深圳的幼儿园、中小学配套将严重缺乏。05深圳,下阶段将成为最具存在感的国际性城市。
  • 最直观的估值方法:会相亲,你就会估值
    分析公司的目的只有一个——合理估值范围。再好的公司估值也不会涨到天上去,事实上,这类公司大部分时候都很贵不值得买;而值得我们去分析的公司,即使平庸,也不会烂到哪里去,很可能现在已经大幅低于合理估值了。有一个相对科学的方法——把未来的收入都预估出来。最后的总估值为110.4万,公务员小B虽然现在比名企小A薪水低了三分之一,但最后估值仅略低10%。最终的估值结果仅65.2万。所以一支股票的估值就是这个“永续现金流”的“贴现”,计算方法就跟前面相亲对象未来净收入的计算方法差不多。
  • 李嘉诚摘瓜
    作者丨Eastland 虎嗅研究总监头图丨东方IC经过2015年“世纪大重组”,李嘉诚家族主要产业被打包进“非地产”和“地产”两家上市公司,前者是长江和记、后者是长江实业。截至2018年末,20位董事年龄总和达1465岁,平均年龄73.25岁。2018年财报披露,467.8亿港元已签合约收入将被确认为2019财年香港物销售收入。中环中心已被作价402亿港元出售,于2018年5月完成交割。六成销售收入来自内地,八成租金来自香港,李嘉诚老本行的国际化不算成功。香港、大陆摘瓜运往欧美2015年“世纪大重组”时,李嘉诚旗下资产“脱亚入欧”已基本完成。
  • 如何打翻品牌鄙视链
    题图@视觉中国鄙视链无处不在,虽然这其中充满了无知、傲慢与偏见。这种情况在服装界更为普遍,很多国际知名品牌都在中国长期设立代工工厂。这种品牌鄙视,一直存在,一直有市场。在2018年之前,波司登的业绩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其实,安全是所有食品的最低要求,它并不能体现个体品牌的差异化努力。重新认识品牌不过,孤岛并非不可打破。在过去的市场调研中,年轻消费者对于波司登的反馈普遍是:品牌老化。“知道波司登,觉得是爸爸妈妈买的品牌。”
个人资料

从思考,到创造